<sub id="xxttl"><var id="xxttl"><ins id="xxttl"></ins></var></sub>

    <address id="xxttl"></address>
    <sub id="xxttl"><dfn id="xxttl"><mark id="xxttl"></mark></dfn></sub>

    <sub id="xxttl"><dfn id="xxttl"><mark id="xxttl"></mark></dfn></sub>

    <thead id="xxttl"><dfn id="xxttl"><ins id="xxttl"></ins></dfn></thead>
    <sub id="xxttl"><var id="xxttl"><output id="xxttl"></output></var></sub><sub id="xxttl"><dfn id="xxttl"><menuitem id="xxttl"></menuitem></dfn></sub>
    <address id="xxttl"><listing id="xxttl"></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xttl"><nobr id="xxttl"><menuitem id="xxttl"></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xxttl"><listing id="xxttl"></listing></form>

    對話松下(Panasonic)電器法務總部長:松下(Panasonic)法務的應對

    [發布時間]:2013-04-20

    [字號切換] [ 關閉窗口] [ 閱讀]:20719人次

     

     2013年4月10日,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與上海交通大學企業法務研究中心聯合舉辦了“經團聯企業法務高端系列講座”第十八講,日本大型公司“松下電器(Panasonic)”的法務部部長新井克彥先生作為主講人光臨交大法學院發表演講。講座結束后,我們很榮幸邀請到新井先生接受我們的采訪,與大家共同探討了有關松下的法務應對及其他法務相關話題。

    個人簡歷:

    新井克彥(Katsuhiko Arai),畢業于早稻田大學法學部,1983年進入松下電器貿易系統部門工作,1989年調入法務部門。擔任過松下電器株式會社董事、松下電器(Panasonic)法務組經理、Panasonic四國電子株式會社監視?,F任松下電器(Panasonic)法務本部副本部長。

     

    問:新井先生您好!首先,歡迎您來到上海交通大學。作為本次“經團聯企業法務高端系列講座”的演講嘉賓,您精彩豐富的演講內容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就您剛提到的行賄問題,我想請教一下如果有行賄的現象出現,公司內部對當事人是否有一個懲罰的措施,有沒有什么法律后果?

     

    答:對于行賄,公司是會進行嚴格處罰的。剛才講座中也提到了,行賄受到的的罰款金額是非常大的,而且在罰款后,股東還可以對董事會提起訴訟。公司對當事人的處罰,一般就是開除。事實上,就算對行賄人要求100億的罰款,他也是付不起的,但處罰的實際效果還是有的。日本公司傳統上是不處罰員工的,現在這些傳統規則需要改變,處罰還是必要的。當然,跟業務相關的行賄,其上司也需要承擔責任。

    行賄又分為兩種,一種是用自己的錢行賄,另一種就是用公司的錢行賄。用公司錢的話,是比較容易被定為行賄罪的,所以為了防止這種現象,就要做好賬務管理,采購時財務進出要透明。一般來說,處罰是由人事部門進行的,法務部主要是為防止此類事件的再次發生而制定一些處罰建議方法等。這樣各個部門提出處罰方案,最后由上面來決定。

    還有,從維護公司利益方面來說,要進行調查協作,比如說當政府部門懷疑公司有行賄現象時,公司內部就要先進行一次徹底的調查,及時應對。就像我剛才講到的IT調查,松下花了18億日元,所以說公司也是付出了很大代價來防止和應對行賄事件的。

     

    問:請問松下對出現質量問題的產品的召回有什么法律措施和經驗?

     

    答:質量問題分兩種,造成人身傷害的和沒有人身傷害的,比如說電視機沒有畫面了,這種情況如果達到萬分之二就會召回。那如果電視機著火了,因為不能斷定是產品質量問題還是其他問題,所以只有在出現第二個、第三個相同問題之后我們才會召回。在中國還沒有發生過召回事件,不過最近在臺灣發生過。日本國內的話,一年大概會召回一次左右。當然各個公司對召回的認定情況也是不同的,就松下來說,就算沒有著火,只要有燒焦的現象,就要召回。

    日本政府當局對召回是有相關規定的,然后各個公司在自行制定比政府規定更加嚴格的召回制度。一般公司需要召回產品時,都會成立一個召回委員會,來決定召回的范圍和期限,通常是以哪一年以后生產的為召回對象。松下在過去30年內,共有40次左右的召回,其中包括造成人身傷害的產品召回和沒有造成人生傷害的產品召回。

     

    問:作為一名外國人,您是怎么看待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法制發展狀況的,是越來越完善還是沒有什么變化呢?還有根據您之前在國外的工作經歷,請對比談談中國跟其他國家法制的不同。

     

    答:我認為中國在法制方面已經做的非常好了。不過,日本和歐美國家在立法時,會舉行聽證會,充分吸收大家的意見,而我個人感覺是中國總是先制定很嚴厲的法律,實施之后卻變的比較松,對這一點我們很是擔心,應該在制定時就考慮好各種因素。相反,也有法律制定的比較松,執行卻比較嚴厲。當然,先做著試試看這種想法是好的,但卻造成了法律的不穩定性。另外,通常來說,法律和實施細則應該是配套同步的,而在中國,從法律的頒布到實施細則的出臺要隔很長時間,所以,要說中國作為一個法制化國家存在的問題,我覺得就是以上兩點。還有就是我覺得中央和其他地方的法律實施存在一些差異,比如說我因為工作的關系經常在沿海工作,感覺安陽跟上海就很不一樣,這并不是說那個地方好哪個地方不好,就是覺得運作存在差異。

     

    問:由于中日關系比較特殊,中國人對日本產品可能會存在一些抵觸情緒,您是怎么看待這個問題的呢?

     

    答:說實話,現在日本企業對中日民族問題的態度是比較遲鈍的。日本的很多企業,就像我們一樣,都是在中國沿海地區投資發展的,今后將向西部發展,所以可能就必須得去面對這個問題。像我們這樣在中國投資的大企業,很多員工都是居住在中國的,松下現在都是派遣日本人來管理在華企業,按道理講在中國的企業應該由中國人自己來經營管理,所以關于這點我們還處于過渡時期。那么在日本國內也會出現種族問題,其中有從北朝鮮來的幾十萬人,日本古老民族阿伊努族幾萬人,不過90%以上都是日本人,在這些外國人和日本人之間,還是存在一些區別對待問題的。我們現在在全世界40多個國家開展經營活動,大多數都對民族問題不太關心。

     

    問:您之前是做營銷方面的,后來內部調動,做了法務,那您覺得您這種職業發展跟另外一種職業發展,比如說資深律師轉做法務,各有什么優點,那種更好呢?

     

    答:我覺得先做律師,再做法務更好。因為律師對專業性要求比較高,他可以運用自己更高的專業素質來做好法務。像我這種發展類型的話,優點就是有海外經歷,還有跟大家一起工作的經驗。那么我的這個職業發展只是一個偶然個例,你們在選擇自己今后的發展方向時,最好能根據性格興趣來做出適合自己的選擇。在公司里,有各種各樣的人,比如強勢的、隨性的,急性子的,慢性子的,大家如何組合取得平衡比較重要,而這種多樣性對公司來說也是很需要的。希望你們能在里面發揮自己的個性,開啟一段精彩的職業旅程。

    感謝:非常感謝新井克彥先生對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企業法務研究中心的支持,感謝您給我們帶來精彩的講座,也感謝您接受我們的訪談。

    more人物訪談

    more企業法務教育

    移动电玩城下载